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鲜活了东埔讨海人

发布日期:2021-11-25 21:30   来源:未知   阅读:

  早就听说石狮市鸿山东埔村有个海峡渔文化博物馆,是由几位风雨相伴的老渔民协力创办的,发起人叫邱国凹,他们走船讨海几十年,对浩瀚的大海和渔家讨海生涯有了浓厚的情结。凭着他们的一腔热忱,相约办起这个初具规模的博物馆,做了一件功及后代的大事情。今日,在邱先生的陪同下,我们走进这座开放仅一年有余的博物馆,深深地感受到海峡渔文化的博大精深和东埔渔乡拓海捕鱼的历史风貌。

  东埔,清《西山杂志》(蔡永蒹著)载:“东埔一称东波,谓东方大洋之波涛也。”东埔世祖乘木浮海,颠沛流离,才在这东海之滨奠定了邱姓基业,为土厚民淳之地也。《西山杂志》又载:“村人从渔而生,渔舟归来,鱼满于东畔之埔”,这是渔村丰年的景象,记录着东埔先民千帆云际,海阔天长谱写的渔村传奇。

  博物馆暂设在东埔三村老人活动中心四楼,迎面展开的是一幅由船尾舵拼成的图案,使我们如同走进渔耕世界一般,那躺在地面的“大斗”,长约3丈,加上斗石头、斗仔、杉杆、抱竹、草绳等配套,这支被称为定置网的“根”,沉重地向人们展示大海作业岁月的艰辛。在渔船演变史陈列中,设计精确的渔船模型列成一排,放眼望去,木帆定置船(俗称汎网船),木帆双拖船(俗称牵罾船),定置网机帆船(俗称半机仔),尖尖船(俗称深沪鼠,主要用于近海放滚、扫莲),钓白船(俗称大排),灯光围网船(俗称照鱼船)和木帆运输船(俗称渡船),铁壳机动渔轮等等,如风樯鳞集,千帆竞发,蔚为壮观。其中一艘篾帆定置船最具特色,船上8位渔民的模型,除船老大外,依次为拿钩、二手(抱趟)、三尖脚、副手、水手(伙计)等,因造型逼真,栩栩如生,再现了当时定置网下海捕捞的情景。据介绍,这种老式的篾帆船,因设备简陋,操作落后,民国初期就被逐渐退出海上作业了。

  展厅的北面,一组渔业工具格外引人注目。陈列在木架上的渔耙(俗称虾蛄耙)、大羊头、打捞钩(俗称帅仔)、捻脚线车、纺车、钓鱼篮、钓鱼竿、大小鱼篮(俗称勤篮);定置网(从网尾到网脚分为:网嘴口、六百目、仟目、双仟目、下五箍、顶五箍、斗尾、斗头、尾仔、脚头)。还有滑轮(俗称猴子)、刈刀、木桶、风灯、桅尾灯、探照灯(俗称牛目)、斗笠、帆衫、蓑衣裙以及大秤、算盘、账本和修船工具(包括桐油灰),各种渔用工具应有尽有,仿佛让我们身临古老传统的渔耕年代,感受其中。

  新任东埔三村村长兼渔文化博物馆秘书长邱国红告诉我们,两年多来,老渔民们为了扩充馆藏的史料,不惜四处奔波,或动员渔民捐赠,或邻乡鼓动搜集,竭尽全力再现那段即将被湮没的渔业史。邱国凹先生更是动情地说:“东埔人利用小港口泊船堀捕鱼为生,以海为田,创造了迁移捕捞技术。原始的木帆船,靠风力来推动,没有风,靠摇橹来推进,渔民们长期在与狂风巨浪的搏斗中,练就了一身强壮的体魂。”眼前这位邱先生,虽年已花甲,却精神抖擞,红光焕发,一看就是久经风浪的讨渔人。

  展厅之中,一首《渔家谣》奏响优雅的乐曲,传出渔家姑娘清脆的声音。这种闽海渔歌,是渔民在漫长的大海作业中创作出来的劳动歌谣,既抒发了内心的情感,又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如“月娘光光照纱窗,我君出海去汛网,船中鱼虾真新鲜,丰收喜悦心头宽。” 又如:“日头红红落西窗,家中纺线又赤(织)网;鱼网若破心里急,赶紧补好莫放松。” 写出了男人出海,女人在家纺线织网,体现渔家人同甘共苦,上山下海,分工配合,更显出渔家妇女心灵手巧,飞梭走线,顶起“半边天”的感人形象。还有,新婚燕尔的渔家少妇,思念出海的丈夫,经常跑到扩头山盼望亲人归来,随口唱出:“篾眉卷起厝内光,娘子轻步走出门,听说我君船入港,赶快回房去梳妆。”这首《渔家谣》,把风情万种的渔家女在等待出海的夫婿归来,心猿意马,情深意切,写得惟妙惟肖,淋漓尽致,不愧是闽南渔海情歌,经久传唱,不绝于耳!

  在展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我们看到摆放着为数不多的“海底动物化石”,这些十几年前被发现的石狮海域“动物化石”,原先还是石狮祥渔村“万阴宫”的“遗骸”呢!纯朴的渔民看不出这些“宝贝”,任其“海峡人”静静地躺在那里。据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研究所专家鉴定,这些台湾海峡哺乳类动物化石,距今已有两万年左右了。东埔作为“远古家园”的主要海域,收藏这些“海底动物化石”,也在情理之中,同样具有重大的意义。正如福建省文物局郑副局长指出:“时光流逝,但历史的印迹仍默默无语地显现在这些宝贵的化石标本之上,成为我们与遥远的祖先进行心灵沟通的唯一渠道。”只是,这些 “海底动物化石”,因缺少完整的文字说明,给人有美中不足之感!

  我们还了解到,在石狮市举办第七届渔民文化节上,随着“出海打鱼喽”粗犷号子,东埔40多位老渔民头戴斗笠,身穿帆布衫,腰围蓑衣裙,再现了渔耕时代出海的阵势,使传统的海上作业大放异彩,还原鲜活起来。从老渔民脸上绽放的笑容,我们还可以看到当年渔乡壮汉不畏天寒地冻,任凭风吹雨打的倔强身影。其实,笔者认为,海洋文化仅靠保护还是不够的,应该得到进一步的发扬,把传承及其文化内涵转化为群众喜见乐闻的艺术形式,让渔民文化节真正成为渔民自己的节日。特别是在现代渔业转型时期,能够通过这种活动,引发出新的思维,甚至提供有益的借鉴,让原始的打鱼方式越过历史时空,产生时代性的深远影响。

  离开海峡渔文化博物馆时,我们心潮起伏,思绪翻滚,不禁想起一个问题:近几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民间兴起了收藏热,一大批具有行业特征和地方文化特色的民办博物馆如雨后春笋般发展壮大起来,已成为当前各地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必须认识,民办博物馆的出现,不仅丰富了国有博物馆的品种和收藏保护,还给民众带来增添文史知识的机会。而且民间博物馆的创办,同样具有国有博物馆收藏、展示、教育、研究等属性,是国有博物馆的重要补充。我们相信,石狮海峡渔文化博物馆作为非盈利公益性民营单位,一定会得到有关部门和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在社会各界的关心和支持下,一座雄伟壮观、功能齐全、陈列有序、管理规范和藏品保护科学的海峡渔文化博物馆将拔地而起,向着更高层次的机构发展,迎来民办博物馆蓬勃发展的绚丽春天!

Power by DedeCms